我欲成魔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残积土 > 正文内容

延续了一年的生日祝福

来源:我欲成魔网   时间: 2020-10-20

  去年姐姐生日那天,和姐姐聊了挺多的。
  两人聊起了小小的时候,聊起了那时的我和她。
  年轻时的姐姐很漂亮,瓜籽脸,大眼睛,身材高挑,也爱时髦,穿什么都好看,让丑小鸭的我很是羡慕加嫉妒,但没办法,人家先天的条件就好,加上父母的宠爱,很是耀眼。
  我看姐姐穿什么都好看,常常会故意的穿姐姐的衣服,可穿在自己的身上,却无姐姐的那种风采,失望之余,只好寄情于书本,什么三侠五义,小五义,隋唐演义等等的章回小说,陪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晨昏,那时候也很喜欢数学,喜欢那种默默中做习题的感觉,于是,在别人的眼中,我是一个文静省事,且爱学习的女孩子。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里,一向自卑的我,目光追逐着姐姐,时不时的会暗地里东施效颦一下,以满足一下小女孩儿想美爱美的心。
  我的这些心思姐姐都不知道,因为她心里没有阴影,理所当然的认为弟弟妹妹的心里也是阳光一片的。
  在姐姐的眼里心里,她是很爱弟弟妹妹的,弟弟妹妹在外受了委曲,她会第一个冲出去,不管自己是一个弱小的女孩子,是不是真的斗得过那些比自己强大的人癫疯病能完全治好吗?,她不知道害怕,她知道自己是老大,有责任保护自己的弟弟妹妹,那时的我眼里的姐姐,不只是姐姐,还是一个兼职的哥哥,能为自己遮风挡雨能为自己出气的哥哥。
  姐姐初中毕业就参加了工作,有了工资,就更加有条件打扮自己了,刚参加工作时长及腰臀的长辫子,着实也吸引了不少的眼球,还因此和单位几个大辫子的姑娘走得很近,时不时不讨论时下流行的穿着,几个人也会同时效妨一番,齐齐的走在一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她们单位是服务单位,后来下了一道命令,所有的员工必须剪不过耳的短发,姐姐好不舍的剪过了长辫子,剪了一个当时颇为流行的窝边头,窝边头了我们当时的叫法,其实就是现在的童花式,只不过流海不是齐齐的那种,但偏分的流海儿,倒更显出了女孩子的妩媚,又凭添了几分书卷气,便像及了当时当红的名星赵娜。后来单位要求的不是那么严格了,头发齐肩也可以了,于是又烫了个更为时髦的大波浪,大大的头发花动感十足,顾盼之间自有别样的风情,或是用小发夹两边松松的夹一下,或是随意的披洒于肩头,无论哪种发式,配以姐姐高挑的身材,标致的脸蛋,都十分的抢眼。
  姐姐很注重自昆明军海脑科医院好不好己的外貌仪态,服装发式,因此对别人也同样的注重,用时下的说法,典型的一个外貌协会会员,加上她们单位年轻的小姑娘居多,都是爱打扮的年纪,于是便分外的争奇斗艳,也因此就如百花般,引得许多的小伙子,有事无事的找自己心仪的姑娘,姐姐当时也是追求者颇多,真正是的桃花朵朵开,甚至因此让母亲有了小小的忧虑。天下的父母啊,女儿没人追,着急,追女儿的人多,也着急。
  都说凡人的姻缘上天早就配好了的。不管外人看来是怎么样的不相配,但在当事人眼里心中,却是有不一样的分量的,于是就有了外人眼里的鲜花插在牛粪上一说;也有的外人眼里看来十分的相配,但鞋子的合脚与否却只有当事者自知,于是就有了千里姻缘一线牵一说。几番的红线的牵系之后,最终,姐姐和姐夫谈起了恋爱,几回分分合合之后,月老把那根红绳系紧在两个人的腕间。于是,姐姐在几多小伙子的玻璃心碎了一地之后,挥挥手,不带着一片玻璃碴的,走进了围城,全然不顾城外的森林郁郁葱葱,花红柳绿。
  虽说结了婚,但姐姐依旧住在家里,只因姐姐最终选中的姐夫是个穷当兵的,除了一张标致的脸和一手好文采,就别无长物了青少年癫痫的发病率?。姐姐结婚,一切都是家里日常所用的东西,我屋里的书柜,弟弟屋里的书桌,姐姐自己屋里的高低柜和一组金丝绒的沙发,父母给添置了新被褥,剪了红双喜,拉了十字的彩带,姐姐的屋子就变成了新房,姐姐在这间屋子里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大的转变。
  之后,怀孕,生子,俏丽的姐姐依旧靓丽,既便是怀孕时的大腹便便,依然没有毁损她做为一个女人的美好。
  小外甥从医院回家的第一个晚上,是我搂着他沉入梦乡的,——姐夫远外天涯海角,因怕姐姐一个人伺弄不了小小的婴儿,我自告奋勇的充当第一任保姆。那时的我小丫头片子一个,哪里懂得照看孩子呀,只是怕姐姐月子期间着了凉,落下什么病。小外甥也出奇的配合,一夜除了吃奶,尿尿,安安静静的睡得好香。可是苦了我了,衣不解带的,睡又不敢睡,怕压到小孩子。于是连着几个的早上,我顶着个熊猫眼去上班,晚上合衣陪着姐姐和外甥,严重的缺眠几天之后,母亲教会了姐姐晚间搂孩子的方法,我才有了完整的睡眠。那时就深刻的体会到了带小孩子的不易,最主要的是困呀。
  姐姐漂亮,姐夫帅气,二者结合的产物,肯定是差不了的。小外甥被一家人北京羊羔疯权威医院养的胖嘟嘟的,又有着一副小帅哥儿的皮囊,很是招人喜爱。加之小家伙很是乖巧,不怎么哭闹,又特爱笑,很是讨姥姥姥爷的喜欢,以至于父亲闲暇便抱了他揣在大衣里,只露出个小脑袋,瞅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孩子有父母帮忙带着,家里的事也不用操什么心,于是姐姐依然漂亮,身材苗条,依然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这让我很是羡慕,为人妻为人母的姐姐,全然没有妇人那种疲怠与颓然,比之单位里的小姑娘们也是毫不逊色的,反倒是更添了些母性的柔美。一件再普通不过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能穿出一种别样的风采,于是桃花依旧灼灼。这些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父母把所有的美好都流传到了姐姐的身上而不留一点点给我,不禁有些抱怨父母的偏心了,一个丑小鸭,一个白天鹅,差别也太大了些吧。
  即便到了现在,比姐姐小的我和姐姐一比,倒似我是姐姐,她是妹妹了,漂亮就是好呀,连年龄都可以偷些了的,把花儿的颜色延续的更久些。
  
  姐姐是爱美的,到了现在,依然是一个坚定的外貌协会的一员。
  愿美丽的姐姐永远美丽,愿美丽的姐姐永远快乐。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aefyh.com  我欲成魔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