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成魔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程生马 > 正文内容

音乐?我不曾体验;米诺,我不敢去爱

来源:我欲成魔网   时间: 2021-10-06

  我每天坐着公车去学校,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学校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同学——用手来交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坐车回家时有一个男孩总是比我晚一站上车,在我下车的时候还若有所思的坐着。

  他习惯坐在靠窗的位子,眯着眼睛任由风把他的头发吹乱。

  和往常一样我坐在离下车门最近的位子,那样方便我下车。

  他来了,比我晚一站。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他在司机面前把自己的口袋全都翻了个底朝天,手里拿着一叠纸币,都是大钞。

  我看他对司机说:“我下次一起给好不好?反正我每天都坐这路车回家,一样的啦”他的表情像在撒娇。司机无奈地摇头让他下车。

  我从钱包里找出两个硬币走上前扔进了投币箱,听说硬币碰撞的声音很特别。他很诧异地看着我,我向他微笑,让自己显的自然一点。就在他诧异的目光下,我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我不清楚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不想他就这样下车。

  一路上我打着手机游戏,不想抬头,我的手机很贵,当然也很漂亮,可是它只能用来收发短信和打游戏。

  该下车了,还是不敢抬头——怕看见他。看着公车在我眼前远去轻轻松了一口气。车站离家大约还有5分钟的路程,我一个人静静地走着。

  忽然有一个身影闯到我的面前,弯着腰,双手支在双膝上还不停的喘气。“我叫了你好久,你是不想理我,还是真的听不见啊?!”他的话像是在责怪,可脸上却带着调皮的笑。

  我微笑,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你告诉我你的电话吧,我会把钱还给你”他的样子很认真。

  我摇头,只想回家。

  “不行,我不想欠女生的钱,尤其是不认识的女生。”

  我扬起嘴角,微微露齿,但我还是摇头,绕过他朝家的方向走去。

  他跑上来拦在我面前“那我可以向你借电话吗?”

  我犹豫。

  “拜托啦,不然我回不了家的,我没有零钱,这里又叫不到出租车。你不会把癫痫患者要终身服癫痫药吗我扔在这里吧”

  他说的是事实,这里很偏僻,很少有出租车,附近也没有公用电话。我不情愿地把手机给了他。在打完电话后,他把手机还给了我没有再说什么,脸上的笑带着邪气。我安然地回到了家。

  妹妹在我的房间练鼓,门缝用毛毯堵住。她不想影响邻居,这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姐,回来啦”她热情地向我打招呼,我用微笑来回应她。妹妹放学比我早,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练鼓。她说,她是学校乐队的鼓手。

  坐在床上找了本书随意地翻看,手机的震铃响了。来电指示灯不停地闪烁着,不是短信。一时间我竟然有点不知所措,我不想打断妹妹的练习,鼓的声音足以掩盖手机的铃声了。

  第二次指示灯亮起的时候是短信,我松了一口气。

  “你好,我是刚才欠你钱的人,我很聪明吧,我刚才打电话给我朋友的时候我让他把你的电话号码记下来了。谁让你不告诉我的,”他说的好象是我活该一样,我继续往下看“其实我除了还钱之外还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我不是坏人”谁会承认自己是坏人啊,我有点想笑“我叫米诺,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似乎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感人故事)

  我知道我和他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但我还是给他回了一条短信,“我叫静。”

  “那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了哦,你的名字很适合你,自从我从半年前第一次在公车看到你一直到现在都没听你说过一句话,真的很静。”他很快回复了

  “以后有事找我发短信吧,我不想说话”我对他说谎了。

  “你真特别。”也许对他们来说是这样的。

  吃饭的时候爸爸告诉我妈妈希望我去看她。和爸爸离婚后,妈妈就一直住在美国。

  第二天在公车上,他依旧比我晚一站。他把两个硬币塞到我手里后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手机响了,是短信,米诺的。“原本想和你说话的,可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有点胆怯了,,我还是喜欢看你静坐的样子,很美。不介意的话我们就这样聊聊好吗?”

  我很庆幸他的决定。愉快地答应了。
吉林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里
  我们就用这样的方式聊天,直到睡着的那一刻还拿着手机。他总是和我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他告诉我他小时侯他父亲让他学钢琴,他不要。后来他偷偷练起了吉他,把他父亲气的半死。他还说,他在学校有一群伙伴和他一起玩摇滚。他喜欢摇滚,喜欢那种淋漓尽致的畅快,喜欢不受束缚的感觉……

  和他聊天总是很舒服,只是当他提起他的吉他,他的伙伴还有他的音乐我都无法理解。

  我开始期待每天和他相遇,和他聊。我手机的短信信箱中全是他的短信,他的每一句话我都无法忘记。我知道这种感觉超过朋友。

  我开始害怕正视他的眼睛;开始不自然地对他笑;开始他发两个短信,我只回一个。

  “你这两天都在逃避我。”他察觉了

  “我没有。”我回了他的短信

  “你有!,我知道你已经觉得我们之间和以前不一样了,对吗?”

  “我不懂。”

  “你在逃避,因为你喜欢我!”我从来不敢正视的问题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说出口。

  我关了手机,我受不了他的直白。(感人故事)

  他的性格中有我缺乏的勇气。

  妹妹拿着一张海报兴奋地跑到我房间。

  “姐,你看这个,这是我们乐队,这是我。”她把海报摊在我面前,但引我注意的不是拿鼓棒的妹妹,而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抱吉他的男孩,是米诺!

  我应该想到的,米诺上车的那一站就在妹妹的学校附近。

  “他是我们的吉他手兼主唱,是我的学长,”妹妹热情地向我介绍米诺,“他很厉害的,我们乐队的歌全是他写的,有时候我觉得他天生就应该站在舞台上,”妹妹没有察觉我的异样继续说着“他说以后的女朋友一定要懂音乐,最起码要懂得欣赏他的音乐,这样他们就可以分享音乐了。可惜他马上要毕业了,这次演出是他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妹妹难掩心中的失落。

  我微笑,妹妹不是个细心的女孩,她没察觉我微笑中的无奈。

  我重新开启手机,米诺的短信一个接一个,我没有勇气去看。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音乐?我不曾体验;米诺,我不敢去爱。

  吃晚饭的时候我告诉爸爸,我要去美国,去找妈妈,越快越好,只要能让我离开这里。爸爸说旅行签证最快,我同意了。

  米诺的短信已经挤满了整个收件箱。还是不敢看,怕我看了会连离开的勇气也消失了。

  没去学校,也没见到他。

  爸爸说的没错,旅行签证很快就下来了,就在妹妹和米诺演出的前一天,而机票上写的离开时间和他们演出是同一天。

  我想看看舞台上的妹妹,还有米诺。

  我提者行李来到他们学校,就看一眼,然后离开……

  学校很安静。我随着指示牌来到会场。

  舞台上的妹妹很棒,米诺也是,充满了自信。他说过要用音乐证明自己。

  妹妹说的没错,他天生属于舞台!

  我转身离开,飞机等不到演出结束。

  刚出学校就遇到了一辆出租车,还好应该可以赶上。

  下飞机的那一刻妈妈给了我一个拥抱。到了她的住所我狠很睡了一觉,醒来后计算着时差给妹妹发了一封E-MAIL:

妹:

  好吗?我已经到了,一切顺利吗?演出顺利吗?乐队好吗?

                              姐

  我想从妹妹的回邮中找到有关于米诺的只字片语。两天后的晚上妹妹的回邮才姗姗来迟。

姐:

  不好!很不好!演出失败了!乐队也完了!

  演出刚进行不久,米诺就冲下了舞台,跑了出去,等我们追出去的时候他浑身是血地躺在路中间,他就这么走了!再也回不来了!他湖北治癫痫病价格是多少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扔下我们一个人走掉!乐队没有米诺就什么也不是了啊!我们该怎么办?!!!!!

  我脑中一片空白,怎么会?!!!!!

  我疯狂地从行李里翻出手机,打开收件箱,阅读那些还未看过的短信。

  “刚才的话可能太直接了,把你吓到了吗?我不会也不懂掩饰自己,我喜欢你!,同样也希望你喜欢我。”

  “我第一次看到的那天正好是我被老班留校,回家不平常晚了一个小时,可当我在公车上看到你,你微笑着给老人让座,当时一袭白衣的你就想一个天使。以后我就故意迟一个小时坐车,只为你。后来我忘了带零钱,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会帮我,你就是个天使。我知道那次是我的机会,我再也不想让你从我身边走掉。”

  “静,我是认真的,回个短信吧,我等你。”

  “静…………

  “静,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你了,你还好吗?喜欢我或讨厌我,告诉我好吗?我等你回短信。“
……

  “静,我在你每次下车的地方下车了,我想碰碰运气看会不会遇到你。”

  “很晚了,我回家了,我第一次觉得我运气怎么这么差啊。回短信吧,给我一点你的消息,让我知道你安全就好。”

  “静,难道你就这样消失了吗?回讯息啊!不管多晚,我等你!”……

  “静,明天在我们学校有我们的演出,你会来吗?在我每次上车的那个车站正北方,走两分钟就到了。我希望你来,你会来吗?”

  “静,我看到你了,原本以为你再也不会见到我了,你会来我……我会让你看到我们最精彩的演出的。你等我演出结束,我们谈谈。”

  这是米诺的最后一条短信。

  我的眼泪滴在手机屏幕上,妈妈说我在哭。

  我不知道,我无法知道我在哭,因为我听不见!

  无法听见米诺叫我;

  无法接听他的电话;

  无法和他分享音乐;

  无法告诉他我爱他……(感人故事)

上一篇: 单纯与复杂

下一篇: 小猪的生日650字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aefyh.com  我欲成魔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